七个隆冬茶

假如他们早一点相认

手机码字的我也是很拼了,实在是想他们早点相认多些相处
不确定写多长,我话唠但不善剧情,可能更多片段式写法好了😁小学生作文水平,渣见谅😳



匆匆回到军营的顾十安在看见艮墨池堵在大帐门口后,微顿一下,便扭头从后面潜进去。

给陵光喂药直起身时便一阵晕眩,但不过一甩头就不再理会。解药发挥药效极快,让人不禁惊讶,但见到陵光终于睁开眼睛,顾十安只觉得心中大石落下,顾不得许多,待陵光眼神略微清醒,只告诉他为避免军心紊乱所以对外称王上早已解毒,如今艮墨池带人前来探望,只能请王上撑着接见一会。

陵光亦是果断,顾十安话音才落不久,艮墨池已经闯了进来,副将楚珩气急败坏地跟在后头,人刚接近,陵光立马起身。

打发走艮墨池,陵光才身形不稳,顾十安见状忙扶着他在榻边坐下。

听着顾十安长话短说的解释了一遍,陵光不由叹息。

“一切辛苦顾将军了,你的好,孤王统统都会记得。”

楚珩在一边满脸佩服,“顾将军只身前往遖宿军营,竟然能全身而退!真是太厉害……顾将军!”

陵光才发觉旁边那人呼吸有些紊乱,不想居然就这样倒下昏死过去。这身躯倒下的画面仿佛与另一个熟悉而锥心的画面重叠到一起,让陵光一阵心紧。

“顾将军!顾将军!”

几人不住呼喊,待看见楚珩一手鲜血的从顾十安背后拿开来,陵光更是莫名慌神。

“顾将军!!”一把抓住昏迷之人的手臂,陵光慌张扭头对着不知所措的楚珩吼去:“快去传医丞!!”

“是……是!”

楚珩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陵光强迫自己镇定,虽然也是虚弱无力,但依然指挥旁边那个扮作他的小兵合力将顾十安安置到床榻上。

期间怕是碰到伤口,顾十安浅浅呻吟出声,陵光这才想起他极可能是背后伤重,连忙又将他侧过身躺着,做完这些他亦是脱力,勉强靠在床头了。

“王上,医丞来了!”

楚珩带着医丞赶来,好在他还记得顾将军离去前的吩咐,对艮墨池也起了防备心思,一路上并未声张。

医丞看着陵光脸色发白先是想要给王上把脉,被他阻止。

“孤王暂时无碍,快先看看顾将军如何了。”

医丞只得上前查看,翻看了伤口,医丞啧啧称奇,手上却动作不慢地剥下了顾十安的衣服。

“怎样?”

“回王上,顾将军背部中刀伤口颇深,身上其他几处亦有不同程度的伤口,但好在无性命之忧,只是失血多了些又不顾伤口赶路才昏过去,老臣为他上药后静养几日便无大碍。”

“如此甚好……”

陵光松了口气,那边医丞动作不停,嘴上还在说着,“顾将军这身伤口一看就是遭多人围堵,冲出重围后还硬撑着快马加鞭,唉,也是让人佩服。”

陵光闻言,低头看向面朝里侧的顾十安,愣愣望着他耳后,低声附和。

“是啊……”

医丞处理完顾十安的伤口,又转头为陵光把脉,见陵光毒素已清,终是安心,便又匆匆出去给二人煎药去了。
吩咐小兵一同前去帮忙后,楚珩本打算为顾十安将衣物穿好,但见陵光撑在床头的样子,就连忙过去询问是否头昏,劝陵光也躺下休息。陵光摆手,说只是口渴,楚珩又赶忙跑去倒水。

陵光握着茶杯,看着顾十安被包好却还是渗出丝丝血迹的背部,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对顾十安从来有种不知为何的感觉,从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从摘下他的面具,从他‘威胁’自己进食,那种感觉让他一次次从莫名的期望到失落,又一次次说不清道不明的继续揪心。

还是顾十安一阵颤抖让他回过神来,他把杯子随手放在榻边,赶紧坐近想查看。但又不方便看到顾十安的面色,陵光想了想,让楚珩找来一件里衣,再让他配合自己给顾十安穿上,并帮他翻过身来。

“王上,还是就我来吧,您也刚去除毒素,还虚弱着,也不好……”

“好了,”陵光不耐烦打断他,“快点过来帮手,一会才好方便与他喂药。”

楚珩只得无奈上前,两人在陵光努力不要碰到伤口的要求下合力将人翻身,楚珩半搂半扶着顾十安的上身,方便陵光给他穿衣。

而刚套好衣袖,正打算合上里衣的陵光不经意往下一撇,在看到顾十安腰腹左处一道伤疤时,如遭雷击一般僵住。

倒吸一口凉气,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抖起来,触电一样直起身,却两眼发黑,身体一动,把方才紧挨着放着的茶杯打翻在地。

“王上?王上您没事吧?!”

楚珩不明所以地看着陵光几乎喘不过气的样子,焦急着却碍于姿势不能动弹。

陵光急促的呼吸让胸口一阵闷痛,眼眶也不由发热,但他不愿被模糊视线,只盯着那因为昏迷而脸色发白的人。

陵光想哭,却无泪落下。

“裘……振……”

评论(7)
热度(31)

© 七个隆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