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隆冬茶

片段 二

好想用他们干了个爽来省略三千字……
感觉应该不会被屏蔽……嗯我还是开得一手好自行车的w


---





白庭君自风天逸话音落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虽然还是挣扎着,但那点力度是根本不被放在眼里的。

他怎么可能没感觉到什么。

说起来他与风天逸从见面起就一直互相不对付,这曾让他觉得无奈和恼怒过。但无论是在霜城还是来到星辰阁,身边围绕的人永远都是毕恭毕敬的,让人颇为无趣,这样的日子倒是热闹。他以前也并非没遇见过挑衅过自己的人,可风天逸……

可风天逸和他争锋相对的日子对白庭君来说,从心底里总是有那么点……不一样。

胸前一痛,白庭君收回发散的思绪,低头一望,上身的衣衫早已经被扯得散乱,露出大片皮肤。风天逸松开咬住的地方,又仿佛安抚般轻舔了下,鲜红的舌头一闪而过,抬眼与白庭君对视后更变本加厉的再咬了下,含在口中用舌尖舔舐,那画面实属旖旎非常。

白庭君被那双蓝眼中翻涌的情绪所感染,迷茫犹豫地伸手划过眼角。风天逸睫毛轻颤,吐出已湿润闪着水光的地方,歪过头去蹭细长的手指,又顺着指腹轻啄到手心。

简直像是被一直高雅昂首的猫讨好一样,白庭君看着他的动作发愣。

纤长睫毛在手指的皮肤上扫过,逐渐变得深蓝的眼瞳能把人的心都吸进去。白庭君竭力稳定心绪,可心脏却不受控制的狂跳,罩在风天逸脸颊上的手被他稳稳握住,一时气氛凝住。

暗潮汹涌。

蠢蠢欲动。

说不清怎么动作的,风天逸已经将人整个压制在身下,彼此的衣物不知不觉的散落开来,不多时便甩至床下。

床帐轻落,将一室风光遮掩其中。

一切都是滚烫炙热的,无论是气息,皮肤,人,心。

骨节分明的手终是受不住这样被撩拨至极致的欲望,伸长了抓住枕头,蹂躏得不成样子。

“白庭君……”

让人酥麻的低吟随着高热的气息喷在肩胛处,手掌的高温在各处点着火。

“白庭君,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

钻入体内相贴的灼热搅得人脑子一塌糊涂,白庭君听着背后情欲翻涌的话语,承受着凌乱的节奏,最终还是撑不住的低声应答了那人的话,于是风天逸一遍遍重复的倾诉,白庭君一遍遍的答复,平复一切紧致的渴望。

幽夜漫漫,满室春色。








待白庭君再度醒来时,看着陌生的帐顶,这相似的情景让他还有点迷糊。但随之身边传来的旁人气息,还有撩起自己长发把玩的手指立马让人清醒了几分。

风天逸好笑地看着涨红了脸眼神躲闪的白庭君,更是得寸进尺,直接翻身跨过一条腿支在对方双腿间。

“风天逸!你!”

白庭君到底脸皮薄,被这样一弄,只能带着斥责恼怒地吼出声,但毫无杀伤力,更耐风天逸毫无办法,最后僵硬着挺直在床上不敢动弹。

抓着机会又占了会便宜,风天逸笑嘻嘻地把人都给惹毛了才起身,心情好得飞起,半点不在乎白庭君紧皱的眉头。

知道现在就两人在此还好,如果叫人进来伺候的话只怕这个人会真的恼羞成怒捅上几刀,风天逸也就满不在乎地去端了洗漱工具过来。

“你这个太子殿下可是好命,我堂堂羽皇长这么大也就伺候过你一个人。”

埋在被褥里的白庭君听见这话瞄过去,想起了当时那碗堪称绝世无双的面食,不由得嗤笑出来。看到一脸莫名的风天逸更加忍不住,但他的性子向来不会太过失礼与人,哪怕已是现在这样的情形,最后只得憋笑着别过头去,高高的马尾也一同移动,仿佛有生命般发着抖。

风天逸搞不清他怎么忽然这么开心,但也直觉是在腹诽自己,一撇嘴就把才拧得半干的湿帕甩过去,正好落在白庭君露出的脖子上。冷水带来的低温让白庭君忍不住缩紧肩脖,湿帕也就顺势而落。

摸着湿漉漉的脖子,白庭君瞪了眼风天逸。看见对方这样,风天逸又心情转好的挑眉,倾身过去捡起帕子来重新入水后再拧干,帮人擦干。

将水渍抹去,风天逸咦了一声。

白庭君疑惑转头去看他,风天逸双眉皱起,盯着他脖子后面露出的仿佛刺青般的东西,看着那十分眼熟的图案浑身僵硬。





评论(16)
热度(34)

© 七个隆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