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隆冬茶

[明涛]无题

我是取名废……




---



这天办完案子回到局里,还没来得及坐下喘口气,林涛就给局长叫过去嘀咕了半天,大宝首先冲到饮水机面前狠狠灌了三大杯水才豪迈的抹嘴转悠回来。

“咋了?”

顺手把之前路上买的苹果拿出来吭哧吭哧的啃着,大宝点点下巴示意林涛那边的状况,询问杵这好一会的秦明。

秦明嫌弃地看了她眼,转身走开,“不知道。”

“呿,不知道你杵这干嘛,要勇往直前才能探听到敌情懂吗。”大宝双眼闪动咬着苹果偷偷往那头蹭过去,不过刚走到两人五米范围,局长就扭头看了过来,把大宝吓得,赶紧直起身左看右看,就没差在脸上刻着我心里有鬼几个大字了。

局长哼笑一声,摇摇头走了。大宝觉得他临走前那个果然这娃有毛病的眼神攻击力有点高,震得她一阵心口憋血。

摸摸鼻子,等抓着脖子打哈欠的林涛走过来,靠过去撞了撞他的手臂问:“咋回事?wuli涛宝你闯啥祸了,让局长单独翻了这么久牌子。”

“不要污蔑人啊,本宝宝做事那叫一个让局长放心。”

“噫————”鄙视与嫌弃齐飞,大宝潇洒甩头,扭着模特步跳上楼。



刚跨进门就发现秦大科长已经在写法医报告了,感觉到人进来,头都不用抬,边写字边抬起左手往那边一示意,大宝只能哭丧着脸走向自己撂着一堆文件夹的办公桌。

唰唰把文件夹和笔拍得巨响泄愤,已经学会无视秦明的安静想死吗的死光眼神的大宝在心底低沉哼起了小白菜的伤心歌曲,没写几个字呢,林大队长的脑袋就也抱着一摞文件夹从门口慢悠悠冒出来。

“我能进来在这写报告吗?”笑得那叫一个春光灿烂阳光普照。

你休想,不要以为笑得可爱亲民就可以浑水摸鱼,谁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就想着写着写着就请人帮忙搞定。

大宝内心毫无波动,早已看穿一切,孕育多时的高能怼人回答已经就绪准备发射。


“随你。”秦明面无表情回答道。

阿西吧——

她就知道这个老秦肯定会败倒在林涛有名的绝招师奶杀手笑之下。

林涛喜滋滋地两步一蹦,一秒跨到秦明办公桌前。长腿欧巴了不起哦,姐的大长腿也不比你差,哼。

顶着大宝鄙视的眼神,林涛殷勤地把办公桌整理出一小块地方放下自己的文件夹,熟练拉过椅子,还顺便给自己倒了杯温度适宜的水。捧着纸杯坐回位置的林涛对着大宝挤着眼睛,媚眼乱抛,大宝回赠的白眼都要翻到头顶去了。

“你们俩如果脑补神经出现了问题,我建议最好去做个检查,或者我现在给你们做个脑部解剖也是没问题的。”

被讽刺的两人习惯的相视一耸肩,都老老实实抽出报告来写,一时室内只有写字的刷刷声。

大宝在内心读着秒,果然不超过半分钟就听见林涛开始询问秦明这里哪里是什么情况怎么写,秦明也很顺口就回答了。得到答案的林涛哦了一声低下头去继续写,没过多久又抬头问起,大宝暗地数着,到第七回的时候秦明终于抬起头来,直直的盯着林涛足有十秒,林涛终究不敌,维持着灿烂笑容灰头土脸的划着椅子靠了过来。

“嚯、嚯、嚯。”

“您老要是想耍双节棍,我这就下楼去找小黑要去。”林涛狗腿地讨好。

“滚滚滚,你小样,哼哼。”

“那不是,里面很多东西都是你们法医相关嘛,帮帮忙啊宝哥~”

被抓着手小小摇晃一会,大宝好好好的应下,和秦明语速均匀的口述不同,我们宝爷深得文书工作的精髓,简而言之,喏,拿去抄吧。

两个人挤在桌前一个人努力写一个人努力抄,当然偶尔也会调换一下,总之是发扬着同僚间互帮互助的友好传统,传达着互惠互利的友谊精神。

不过大宝上个厕所回来,林涛就又回到秦明这边来了。还是延续着林大队长问一句,秦大科长答十句的节奏来回了几次,再次被秦科长的智障死光伤害到的林涛灰溜溜地又被踢到了大宝这桌。于是整个写报告的过程就是这么往返循复,林涛就跟个陀螺一样两轴转。

大宝刚写完这页最后的一个句号,就眼见着林涛又慢吞吞地坐着椅子滑过来,不由得挑眉。

“我说,你这么连轴转的也不嫌累,我这不都直接给你抄了,你还去他那问烦他做啥。”顿了下,大宝贼笑起来,“抖M?”

林涛回以一个我不和你计较的表情包,抓着头顶讪讪说道:“这不是完全照抄你的不太好呗,老秦那边总会帮我揪出几个不同点,免得交上去被局长骂你这鬼报告还不如去复印来得好。”

大宝表示我的狗眼都要瞎了。这是何等的献身精神,被抄作业的还得给抄作业的把不同点都给改出来,你怎么不干脆直接撩袖子上,帮他写了算了。

“你这孩子智商真是太让人堪忧了。”

“去去去。”林涛没好气地嘘声,“其实吧,我以前写报告也没啥问题,最多也就是交上去被挑出些错字来,这不是很正常嘛。不过有了老秦以后啊我就有了一个帮我检查错误的程序,多一份保障,让领导多一份放心嘛。”

“然后你就越来越不动脑子,逐渐的就死了越来越多脑细胞。”那边厢的秦明不咸不淡的飘来一句话。

“哎,老秦你……”

“那还不是你给惯出来的。”大宝嘀咕着,但声音也没太小,听到这话林涛尴尬地笑笑,转头去和秦明对视一眼,又嘿嘿的笑起来。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时间,勉力把报告赶完的三人总算是松了口气,收拾收拾后一道下班顺便交报告,走出大门天色已经暗下来,大宝伸着懒腰提议庆祝破案去吃小龙虾吧。

“距离上回你说的破案庆祝也没过多久,你确定你还有余力,不为月底留点干粮钱吗。”秦明扫了眼兴高采烈的大宝毫不留情的出口成怼,收获铜铃般的大眼与满肚的腹诽。

“哎呀就别去吃小龙虾了,就近找个小店凑合下吧,我都快饿坏了。”林涛嘟起嘴摸着空空如也的胃部。

秦明眉角上挑,“你中午没吃饭?”

“啊?没、没有啊。”林涛一下放下手,紧张地吞咽一下。“不是,是、没有没吃过……”

面对两双看智障的眼神,林涛委屈不已。

“我这不是哪有那功夫……”

“先找店吃饭吧。”

秦明果断打断了林涛无用的辩解,直接领头往最近的饮食店走去。这家最近的店因为离警局很近,基本都可以说是承包大部分的外卖吃食,老实说三人都已经熟悉到腻味了,但饿着肚子时,再吃到腻的饭菜也是美味的。

就着秦明关于动物尸体的又一番长篇大论为调料,三人说说笑笑的吃着迟来的晚饭,秦明抬眼看看和大宝互怼的林涛,吞下嘴里嚼着的饭菜,开口道。

“之前局长找你有什么事吗。”

“啊?”林涛一时没转过弯,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问的是什么,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唉,还能有什么呀,省里又召开会议,估摸着我得带队跟着出差一段时间。”

大宝同情地拍拍他的背,嘴里却毫不留情。

“挺好的呀,你能跟着出去溜溜弯解解闷嘛。”

“是呀,真可惜不能带警犬出去,不然宝哥你也可以出去溜溜弯了哦。”

两个人幼稚的龇牙咧嘴,秦明笑笑又塞了几口饭才继续说:“大概去多长时间。”

“应该一个星期左右,想来只有延迟没有提前的。”

秦明点点头,林涛咧嘴笑出来,“家里又要麻烦你啦~还是老样子。”

大宝一脸迷糊,“你出差家里要麻烦老秦什么啊?”

林涛一脸不忍直视,“唉,你不知道,我现在家里有只猫,离不开人啊。平时吧我还能多给它倒点猫粮,这一出差可就不行了,只好托福给老秦啦。”

“啥啥??你啥时候养了只猫?”大宝表示自己的情报更新太慢跟不上时代了。

“其实这只猫是宝宝的,我原本也就是帮着照顾一段时间,没想到照顾着照顾着就成我的猫了……”

“你那个薛定谔的宝宝的?不是,她的猫怎么也丢给你?”

瞬间林涛尴尬的沉默下来,心虚地喝了口汤。秦明不动声色的闭口咀嚼,只偶尔抬眼赏个眼光过来。

大宝福临心至。

“喔~~~~你被你家宝宝给甩了。”

林涛垂头叹气,“唉——真让老秦这个乌鸦嘴说中了,咱们这种工作时间你也懂,聚少离多,她希望我能换份安稳的工作,我不想,她也没生气,就是好好谈了下她的难处,我也不好意思再耽误她,大家和平分开了。”

“我说的是有调查数据支持的科学理论。”秦明昂首为自己正名。

另两人理都没理他,大宝自顾自兴致冲冲地八卦着猫是怎么从宝宝到了林涛手里,又是什么品种,长的可爱不,闹不闹腾等等等等。

林涛掏出手机开始晒猫,还不忘把他做的猫大人表情包显摆出来,说有些照片拍出可像老秦了,就干脆做了表情包。两人对着手机大呼小叫了半天,林涛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慌慌张张的接了电话,林涛小心地赔笑。

“欸,妈啊……哦是是是,不是不是不是,哎呀,我前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林涛一会点头认错一会摇头否认,看的大宝是同情不已。

“真不是我的错……好好是我的错,但是这不也是没办法……啊……啊?不是吧这才隔了多久啊,哎哟妈~你就消停一会让我喘口气也好啊。哎,不是、我……”

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很多,模模糊糊传出来,最后只听一声很是中气十足的吼声,留下满脸懵逼的林涛就挂了。

大宝看着他的表情简直深感同受,就靠这几句熟悉无比的应对,她已经猜到了那面说的是啥,靠过去点着头表示战友哇,咱们都要一起去受苦了,两个难兄难弟简直是要抱头痛哭起来。

秦明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汤,“又被介绍女孩了?”林涛惨不忍睹的表情已经给了答案,深深的哀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摊在了凳子上,没精打采地用筷子挑着面前的菜。

一时无话,林涛努力振作了下,抬起头来愣是把平常就万分灿烂的笑容更加提升了百倍威力。

“啊哟——”大宝怪叫着跟围观珍稀动物一样在林涛面前晃来晃去,被无情一把把脸推到旁边,林涛笑笑地看向丝毫没受任何影响的秦明。

“老秦啊……”

“想我帮忙。”

“嘿嘿。”

“老规矩。”

“好嘞,拜托了您内~”

两人习以为常的一问一答后,林涛的电话又响起来了,看了看来电名字,林涛哭丧着脸但还是接了起来,没说几句干脆站起来走到店外去了。

目视林涛走后,大宝眨着眼回过头来,一边用汤匙喂着自己一边打量着秦明。

最开始秦明不为所动,但大宝越来越肆无忌惮,最后直接手枕到桌上托住下巴,整个人都挨过来盯着,只好矜持地扭头与她对视。

“干什么。”

眼神闪动,大宝放下汤匙,“老秦啊,你就这么喜欢wuli涛涛啊?”

秦明一窒,轻咳出来,但明显眼神已经慌乱了片刻。

“说什么呢。”

“唉——————闷骚啊————”大宝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早先我就想,你呀,不是GAY就是双。没想到我还真猜得准,我就说嘛,我大宝是谁,这第六直觉杠杠的。”

秦明还是没说话,大宝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自言自语,“我到这这么久了,开头我还想林涛那么宠你这么个闷骚,八成是单恋你。但没想到原来是你也对人家有意思,玩互宠,唉你们是互相明恋还是各自单箭头啊,有没有通过气啊。”

“胡言乱语是中枢神经错乱的征兆,我觉得你现在很迫切的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

“帮人写报告还给改错修正,关心人家作息,帮人养猫,搞不好还帮人打扫屋子,这些嘛放平常人身上其实就是好朋友的相交,但放到老秦你身上嘛……”大宝看着挺直背坐姿僵硬的秦明奸笑,“更别说今天结的这个案子,查案时你可没少担心林涛的人身安全,他从村头墙上下来时你脸色可难看了,就差没当面翻脸训他追犯人也不好好保护自己。”

大宝如数家珍地把自己观察到的小细节一一数出来,最后忽然想到什么,“哎,看你们刚才那老规矩来老规矩去的,林涛以前的相亲你给帮忙搞定的?不对啊,那之前那个宝宝又是怎么地……你还说你也没见过这个薛定谔的宝宝……”

一脸想不通的大宝直起身眉头紧皱,秦明看了还在店外打电话的林涛一眼,眼神复杂,最后还是闭眼吸了口气。

“不要告诉林涛。”

“啊?”

秦明轻叹,“她应该是林涛在外认识的,和相亲介绍的不一样,他应该很喜欢她的。”

大宝愣愣地把这个简洁的回答想了又想,半响弱弱问,“所以其实是你单恋啊?”

秦明没说话。

默默无言好一会,大宝才怅然开口:“真没想到啊……”

秦明蠕动嘴唇,但最终也还是没说什么。

两人呆坐了会,店外林涛的电话似乎快要接近尾声,大宝忽然说道:“我还挺喜欢看这你求而不得的样子。”

秦明看鬼似的看向她。

“老实说,有点大快人心。”

秦明把眼睛能放出的死光调到最大,狠狠说:“闭嘴,吃饭。”

大宝老实低头吃饭,还是没敢再继续摸老虎屁股。但在林涛挂掉电话往回走时,她又轻轻说了句:“但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我觉得林涛对你……”

后面的她没再说,林涛也已经走进店里了。等着林涛坐下,就又恢复到了之前三人说说笑笑的样子,似乎什么也没有变。




饭后大宝自己去了停车场搭乘自家宝座回家去了,林涛和秦明沿着街边散步着,林涛边走边甩动头,活动着僵硬的肩部。

“你不怕因为用力过猛而拉伤肌肉或者一时血供应不足眼黑而造成被来往车辆撞飞的话,可以把头甩得再厉害点。”

林涛嘿嘿笑着,改成揉捏脖子。两人穿过马路走到另一条街时,秦明不动声色的改为走靠近车道那边。

“唉,老妈虽然说最后还是答应让我多缓一段时间再说,但我觉得她肯定等不及,到时我又惨了。”林涛一脸沮丧。

“她心里着急是正常的。”

林涛唉声叹气,开始滔滔不绝的控诉起被逼相亲的过程,和与宝宝分开的遗憾,他确实挺喜欢这个宝宝的,这么久也就这个相处时间长一些了。

秦明低头看着两人齐齐向前的脚步,时不时余光扫过旁边的人,走着走着,握紧的拳头。

“林涛。”

秦明停下。

“嗯?”

林涛走前一步了才停下,疑惑回过头来,就见秦明张开嘴低声说了些什么。但这时刚好一辆车以超急速的状态飞驰而过,马达轰鸣的声音盖过了秦明的声音,林涛没听清,但两人都很有默契的看向了消失在街口的车辆。

秦明看着林涛哼哼笑着拿出手机来,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监控位置,打开手机输入一串数字后征询似得拿给秦明看,秦明点头表示车牌号没记错,于是林涛开心的发送了短信,才回神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了,都没听清。”

秦明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说完就往前走去,林涛歪头,看着前面走远的秦明,晃了晃神,低头不知什么情绪的咧咧嘴角,再抬头时已是和平常一样,快步走向前勾住对方的肩部,又被嫌弃的拉下来。

昏暗的路灯下,两人的影子渐渐拉长,慢慢靠近,相交,最后随着他们拐弯消失在了路口。



------

我最近实在勤奋。

基友点的梗,所以要搞事的是她不是我!她表示我割了腿肉给她就会写和我一样梗不同风格的版本,要是她放出来了大家应该就知道是啥梗了。

我觉得我这是甜文w【正直脸】

评论(6)
热度(132)

© 七个隆冬茶 | Powered by LOFTER